文盲不可怕,美盲才可怕?

原創
2019-08-07  物道

118开奖直播现场开奖结果 www.nhjec.com

當下的中國,很多人窮,可窮的不是物質,也不是文化,而是審美。“美盲比文盲更可怕,”這是吳冠中先生對美育的吶喊。因此,物道君策劃了“中國美學十問”的專題。我們試圖從偽文青、偽匠人、假大師…十個熱門話題中去尋找答案。木心先生曾說:“沒有審美力是絕癥,知識也解救不了?!?/span>因為美,我們才可以繼續前行。

中國美學十問第九期:

怎樣才能看見美?

這幾年有一句話很流行:“真正可怕的不是文盲,是美盲?!?/p>

大家都不希望自己是美盲,但怎么樣才能看見美?

今年人們紛紛討論起來“中國式審美”,比如街頭的招牌太丑,電影海報的設計沒有美感,到底什么才是有審美?中國式審美就是丑的嗎?

圖片|來源于網絡

于是,在一個多月前,我們策劃了這期專題欄目,希望通過提出問題,思考討論,一步步更靠近答案。在八篇文章后,再回頭來看到每一篇的留言,我們發現一件事:其實大家不是沒有看見美,而是對審美太有看法。

Q:什么是美? 
A:自己喜歡的就是美。

Q:什么是中式審美? A:現在沒有中式審美了,有的也太貴了買不起。

Q:聊聊當下的網紅、極簡風審美吧! 
A:想也沒用,不要思考了;說它不好,是不包容潮流。

聽上去,我們不是在看見美,更像是在審視美。

畫家陳丹青曾說過一段話:“忘掉審美這個詞,英文是aesthetic,里面沒有‘審’這個意思?!蟆?,立刻會帶來一個問題,就像審判一樣——誰來審?你是誰?誰告訴你這個美才是對的?所以最好忘記審美這個詞。審美是什么,就是讓小孩從小能夠看到好的東西?!?/span>

討論網紅美和自然美哪個更好,批評中式審美太不接地氣,認為極簡風更加高級……就是在對美 的審視。審視得太多,偏見自然也亦多,這可能才是真正的美盲。

要想要看見美,首先忘掉什么是審美。

圖片|陳丹青

1. 美不能說明,只能感受

畫家林曦曾說過一件事。小時候,她母親和她說武夷山下雪了,我們明天去玩吧。

于是,兩人長途跋涉,花了一天時間,到了武夷山。第二天起來,山上都是白雪皚皚。她們一路走去桃源洞,和道長們吃飯,過了開心的一天。

長大后的林曦發現,自己受過的最震撼的美育不是去看了一個畫展或音樂會,而是這樣的旅行。

那天早晨,當她看見所有樹上都是白雪,花上的雪一滴滴凝結成水,發現原來人生可以這樣過。這種感受比什么都重要,這叫做“美”。

豐子愷老曾說過:“美不能說明,只能感到?!?/span>

當我們站在一朵梅花跟前,心中感到一陣快適。這種快適,和周末到了的快適是不一樣的,是一種“深刻、沉靜而微妙的快適”。

言語不能說明,但對著花就能感受到,這叫做“美”。

忘掉審美,先像孩子一樣去感受美,看見好。

不會因為別人說它不好看,你就不敢喜歡。也不會因為它的價格高昂,就覺得它是高級審美。

“山之光,水之聲,月之色,花之香,文人之韻致”,自然之美取之不盡,盡情看見,好好感受。

2. 只有中國的美,才能救自己

曾問過身邊的朋友,什么才是你心中的中國美?

有人說,是爺爺家笨重的八仙桌和紅木宮燈;有人說,是走在園林的“曲徑通幽處,禪房花木深”;有人說,是在博物館里看見的秦磚漢瓦宋瓷元青花……

可若問起,當下的中國美是什么樣?

很多人都陷入深思:父母家中式混搭的裝修風格算嗎?大牌設計師做的中國風首飾算嗎?00后愛穿的翩翩漢服算嗎?

……

從來沒有哪個時代,像我們今天這樣,說不清楚什么才是當下的中國美。

圖片來源于網絡|蘇州園林

舊的中國美,像傳統手藝、老器物,還在散發著歲月靜美的余溫。

新的審美,也像潮水一般涌向日常的生活。德國包豪斯風格的鍋碗瓢盆,干凈利落地占領了廚房。北歐原木色、極簡風的家具,清爽地立在客廳。日式的枯山水和茶道,寂靜地成為一些人的心頭愛。

還有,街頭巷尾為了實用和耀眼,做出來的招牌和霓虹燈。年輕人在美顏和濾鏡下,呈現的網紅臉……

它豐富多變,兼收并蓄,無法準確定義,也沒有一個能一以貫之的標準。

圖片來源于網絡|日式的枯山水

但當提到“春有百花秋有月 ,夏有涼風冬有雪”,相信你也覺得,那是中國人該有的美的生活。生在中國,五千年的文化基因就流淌在我們的生命里。

那么,當潮流像一趟又一趟列車向我們駛來,我們唯一能做的,或許便是更堅定地站在這片泥土之上,依靠它曾給予過我們的美好與力量。

“中國收藏第一人”馬未都說過:“最終能救中國的,一定是我們自己的文化?!?/span>

忘掉審美,不去過分審視,讓時間和歲月來考驗,相信中國人的美學里有未來的答案。

3. 以美養人,是最好的人生觀

作家梁文道曾講過一些例子。

他見過不少年輕人喜歡穿大牌服裝,LOGO貼滿全身。年輕女孩穿著隆重得像要參加婚禮的禮服,只是為了去一家米其林三星餐廳吃飯。

很多人以為堆砌品牌,能最快地提高審美。但其實,昂貴、并不代表體面,也不意味著美。

美這件事,不是一朝一夕就能養成,更是一種修養功夫,要讓自己無時不刻地處在這種美的氛圍里,滋養著自己。

中國的美,歷來分成兩條路子,一個貴族文人,一個是普羅大眾。以前是“文人設計了審美的層次,大眾就是跟著設計去學,審美是學來的”。

文人生活在亭臺樓閣間,終日蒔花弄草,將山水石木移于案前,以天地與人間之美,滋養自己。

今天,美在變得越來越日常,不再是文人墨客的高雅愛好。種一盆花,旅一次游,看一本書,畫一幅畫,穿好看點,說點好話……也是美的日常。

梁文道說:“如果每一個人日常在意自己得體一點,不要說一些惹人笑的話,不要做一些惹人白眼的動作……如果每個人都更在乎審美,難道不會變嗎?”

我相信會的。

圖片|來源于網絡

一百多年前,教育家蔡元培就說過:“美育可以代替宗教,美育是最重要、最基礎的人生觀教育?!?/span>

當我們將自己交給天地之美、造物之美,只以美滋養自己,創造美的生活,不知不覺中,就是在為自己建立最好的人生觀、價值觀。

就像對待一個孩子的成長,時時以美陪伴他、滋養他,不去評判什么才是美的,但美自然而然就在心底生長,從一個嫩綠的芽尖,漸漸長成參天大樹,為歲月而生長,為美而茂盛……

    猜你喜歡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戶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