鐵血老槍 / 古今人物 / 國士無雙,中國半導體之父的傳奇人生

0 0

   

國士無雙,中國半導體之父的傳奇人生

2019-08-06  鐵血老槍

118开奖直播现场开奖结果 www.nhjec.com 這個暴熱的夏天,一部叫做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的動畫電影再一次點燃了我們內心的熱血。

先來看這個片子短短幾天締造的數字:截止8月2日中午12時,上映8天票房超過15億,豆瓣評分8.7分?!懊ㄑ鄣纈啊痹げ狻賭倪鋼凳饋紛鈧掌狽拷?7億。

以往只有好萊塢動畫橫行暑假的檔期,這個成績很不平靜。

君臨掐指一算,距離《大圣歸來》已經整整四個年頭了,翹首以待的國產動畫再下一城,君臨忍不住為眾主創們鼓與呼。

國士無雙,中國<span data-type='2' data-code='512480' class='zwstock'>半導體</span>之父的傳奇人生

在影片中,哪吒顛覆了我們的傳統認知,他生為魔丸投胎,卻堅信“我命由我不由天”。

“不認命,做自己命運的主宰”。

他反抗所有的命中注定,他反抗的是自己的命運。

影片結束了,人群中爆發出歡呼聲。

“Yes,這才是爺們應該干的事”。

是的,哪吒讓我們再次沸騰了身上的熱血。

在看片子的時候,君臨腦子中時不時會閃現出一個熟悉又陌生的身影,一個古稀之年的老人,他被尊稱為“中國半導體教父”,他叫張汝京。

國士無雙,中國半導體之父的傳奇人生

兩年前,他從自己創辦的新昇半導體離開。從此好久沒有他的消息。

7月29日,杭氧股份的一則公告,把淡出人們視線很久的張汝京再一次拉了回來。

國士無雙,中國半導體之父的傳奇人生

出公告的當天,杭氧股份上漲近8%。

今天,君臨想用一杯茶的功夫,和你聊一聊中國的半導體產業這位逆天的“哪吒”——張汝京。

也許你沒聽過這個名字,但相信你跟著君臨一起讀完下面的文字,你對他的敬佩之情一定會有如滔滔江水,就像當年的君臨一樣。

1、半導體業界的“建廠能手”

張汝京,1948年出生,南京人,幼兒時期隨家人搬遷去了臺灣,臺灣大學機器工程專業畢業。此后,他先后到紐約州立大學和南衛理公會大學進修,分別獲得了工程科學碩士與電子工程博士學位。

畢業后,順理成章的,張汝京加入美國德州儀器任工程師,負責研發供空軍使用的語音合成器。

君臨發現,很多牛逼人生的轉折點往往就在不經意的一個小變動,比如本文主人公。

工作不久,張汝京就因表現優異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、集成電路發明者之一杰克·基爾比的青睞,調入德州儀器核心團隊——DRAM研發制造團隊,和杰克一同共事,就此,一干便是20年。

這20年里,張汝京干得最大手筆的事情就是搞基建——建廠,建半導體廠。

經他之手,公司先后在美國、日本、新加坡、臺灣、意大利等地共建設了10余座工廠,這在當時全球半導體產業中都是極為少見的。

隨著各地半導體廠拔地而起的,還有“建廠高手”、“建廠狂魔”的稱號。

DRAM市場當時日本企業一家獨大,歐美半導體公司也難以插入這個領域。

德州儀器的DRAM生不逢時,在苦苦支撐仍難以找到突破口后,1997年,德州儀器決定裁撤DRAM部門全部員工,張汝京因此失業了,這一年,他49歲。

手握高額的退休金,又到了49歲的年紀,中國的老話叫知天命的年紀。絕大多數人應該會選擇頤養天年了。

但張汝京選擇了回臺灣創業。

如果說,德州儀器的鍛煉是打根基的階段。在知天命這個時點,他的波瀾壯闊人生開始起航。

2、世大半導體——初露鋒芒

如今回味起來,張汝京都認為那是一次成功的創業。

從美國回到中國臺灣后,張汝京創立了當地第三家晶圓代工廠——世大半導體(下簡稱“世大”)。到2000年的時候,世大的產能就已超過了當時行業老大臺積電的三分之一,彼時臺積電已經發展了13年,而這個進度世大只用了3年。

隨后不久,坊間流傳臺積電用50億美金將世大并入囊中。

張汝京的第一次創業生涯畫上了一個完美的句號。

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流言蜚語。

在一些江湖傳說中,臺積電創始人、董事長張忠謀與世大大股東密謀,趁張汝京不備對世大發起收購,并從此引起二人長達十余年的不和。

張汝京多次表示這都是謠言,他信奉的是清者自清。

但是,到大陸建廠一直是張汝京的心愿,此次出售世大后,他整裝出發。

3、中芯國際——艱難困苦,玉汝于成

對于名字,中國人骨子里有一種虔誠的偏愛。簡簡單單的幾個字,寓意一個理想、信念、好前程、好彩頭。

2000年,張汝京在52歲到上海創辦中芯國際。

在他的會客室里掛著一副對聯“中興華夏半導體,芯系全球高科技”。

這十二個字或許就是中芯的精神內核。

他做到了,他以令人驚詫的速度使“中芯”這個業界新生兒成為崛起最快的半導體明星。

不到5年時間,張汝京帶領中芯國際在上海蓋了三座8寸晶圓廠,又買下摩托羅拉在天津的一座8寸廠,另外,在北京蓋起了一座12寸晶圓廠。

他的夢想是要在大陸建成十大芯片廠。

感受一下中芯國際的畫風:

國士無雙,中國半導體之父的傳奇人生

公司在2002年開始產生主營業務收入,當年營業收入5000萬美元。在2003年,這個數字猛增到3.66億美元。

2003年,中芯國際的營收為3.66億美元,雖然與行業龍頭的差距還遠,但高達6.3倍的年營收成長率,使其成為全球成長力道最驚人的晶圓制造公司。

2004年上半年,中芯國際的營收已達4億美元,超越其2003年全年的業績。

2004年3月在香港和美國兩地掛牌上市時,根據IDC的研究報告,在2004年第三季度,中芯國際產值已經超越新加坡特許半導體,晉身為全球第三大晶圓代工廠。

正在中芯蒸蒸日上之際,張汝京的命運再一次發生了轉折。有人說他的命運像一部大片。君臨想說,這比大片更精彩。

在成為全球第三大晶圓代工廠5年后,2009年,張汝京從中芯國際離職了。

事情的原委是這樣的:

2000年,世大半導體被臺積電收購后,張汝京帶領了300多號人北上大陸,成立了上文的上海中芯國際。

一時間,張汝京帶起了臺灣半導體工程師北上大陸工作的潮流。一同帶過來的,還有內地半導體產業的迅速發展。

但當時的急速發展,也為后來的風波埋下了隱患。

2003年到2006年,臺積電兩次起訴中芯國際,指認他們侵犯了臺積電的技術專利及竊取商業機密。

據中芯老兵們回憶,犯錯誤的工程師是有的,“真正犯錯的是下面幾個工程師,他們真的是在抄襲”。

張汝京臨危受命,試圖挽救危局,但最終無果。2009年冬,美國法院判處中芯國際敗訴。

最終,中芯和臺積電達成了和解協議,協議中除了中芯國際賠償2億美元現金及10%股權,另一個條件是:張汝京離開中芯國際。

如今,坊間依然流傳著張忠謀蓄謀逼走張汝京的故事。真正原委,也許只有他們兩人最為清楚。商場如戰場,兩位高人過招我們只當個吃瓜群眾就好。

伴隨著張汝京離職,臺積電也周密的安排了一份專屬競業協議:從2010年起算,三年之內,他不得再從事芯片相關的工作。

關上門的時候,順帶把窗戶也關上。

此時的張汝京已經62歲了。

當大家都認為張汝京從此頤養天年的時候,這個頑皮的“哪吒”劍走偏鋒,進入LED領域,投資了3家LED企業,涵蓋LED上游襯底材料、芯片和下游照明應用領域。

這一干就是三年,因為競業期限規定是三年。

三年期限一滿,張汝京回歸了半導體業務,又創業了。

這一年,他66歲。

4、新昇半導體——新生、新升

這一次,他成立了國內首個300毫米大硅片(12英寸)項目的承擔主體——上海新昇半導體公司。

又一次,新昇填補了國內大硅片的空白。

和君臨一起看一下新昇半導體的官網介紹:

上海新昇半導體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6月,坐落于臨港重裝備區內,占地150畝。

新昇半導體第一期目標致力于在我國研究、開發適用于40-28nm節點的300mm硅單晶生長、硅片加工、外延片制備、硅片分析檢測等硅片產業化成套量產工藝;建設300毫米半導體硅片的生產基地,實現300毫米半導體硅片的國產化,充分滿足我國極大規模集成電路產業對硅襯底基礎材料的迫切要求。

新昇半導體的成立翻開了中國大陸300mm半導體硅片產業化的新篇章,將徹底打破我國大尺寸硅材料基本依賴進口的局面,使我國基本形成完整的半導體產業鏈。帶動全行業整體提升產品能級,同時也將帶動國內硅材料配套產業的發展。

國士無雙,中國半導體之父的傳奇人生

在大硅片領域,新昇作為“生態體系建設者”是一個很樸實的叫法。

一期投入23億美元后,新昇12英寸硅片月產能達到了15萬片。而在總投入68億美元后,新昇有望最終量產出適用于我國的40-28nm節點300mm硅單晶生長、硅片加工、外延片制備、硅片分析檢測等硅片產業化成套量產工藝;建設300毫米半導體硅片的生產基地,實現300毫米半導體硅片的國產化。

另外界再次驚詫的是,2017年6月30日,在擔任新昇半導體總經理3年后,張汝京再次離開了他創辦的企業。

當大家追問他再次離開的原因時,他把這一切看得很淡,也理所當然:做新昇是因為當時內地沒有完整的芯片產業。

在成功的曙光將要照亮的時候,他再次選擇了離開。事了拂衣去。

5、芯恩集成電路——再起航

兩年之后,這位老人站在了青島海岸線上,再起航,繼續他心中的夢想。

面對中國缺芯少人的現實,張汝京像一位老中醫一樣,為中國的芯片產業把脈、開方。

這一次,這位老人為中國的芯片產業量身設計了一個全新的模式——CIDM。

CIDM

CIDM(Commune IDM),就是共有共享式的IDM(IDM:下文有介紹)公司。

百度一下Commune的英文釋義:

(1)作為動詞:親密交談,密切聯系。

(2)作為名詞:社區。

親密聯系、社區。這兩個詞可以完美的詮釋CIDM中的C。

如果可以的話,君臨愿意把這種模式叫做“China IDM”

在這里,解釋一下什么是“IDM”,以及和IDM相關的名詞。

目前,半導體世界的生產模式主要有幾種:Fabless模式、Foundry模式、IDM模式。

(1)Fabless模式

Fabless,是Fabrication(制造)和less(無、沒有)的組合,是指“沒有制造業務、只專注于設計”的集成電路設計的一種運作模式,也用來指代未擁有芯片制造工廠的IC設計公司,經常被簡稱為“無晶圓廠”(晶圓是芯片\硅集成電路的基礎,無晶圓即代表無芯片制造);通常說的IC design house(IC設計公司)即為Fabless。

(2)Foundry模式

Foundry,在集成電路領域是指專門負責生產、制造芯片的廠家。

在半導體行業,Foundry也就是我們熟知“晶圓代工”。其是半導體產業的一種營運模式,專門從事半導體晶圓制造生產,接受其他IC設計公司委托制造,而不自己從事設計的公司。

臺積電、聯電為世界排名第一與第二的晶圓代工公司。第三名就是上文的中芯國際。

(3)IDM模式

目前,IDM是全球主要的商業模式。美國、日本和歐洲半導體產業主要采用這一模式,典型的IDM 廠商有Intel、三星、TI(德州儀器)、東芝、ST(意法半導體)等。IDM 廠商的經營范圍涵蓋了IC 設計、IC 制造、封裝測試等各環節,甚至延伸至下游電子終端。

IDM 模式之所以領先,主要原因在于具備如下優勢:

首先,IDM 企業具有資源的內部整合優勢。在IDM 企業內部,從IC 設計到完成IC制造所需的時間較短,主要的原因是不需要進行硅驗證(Silicon Proven),不存在工藝流程對接問題,所以新產品從開發到面市的時間較短。而在垂直分工模式中,由于Fabless 在開發新產品時,難以及時與Foundry 的工藝流程對接,造成一個芯片從設計公司到代工企業的流片(晶圓光刻的工藝過程)完成往往需要6-9 個月,延緩了產品的上市時間。

其次,IDM 企業的利潤率比較高。根據“微笑曲線”原理,最前端的產品設計、開發與最末端的品牌、營銷具有最高的利潤率,中間的制造、封裝測試環節利潤率較低。

最后,IDM 企業具有技術優勢。大多數IDM 都有自己的IP(Intellectual Property,知識產權)開發部門,經過長期的研發與積累,企業技術儲備比較充足,技術開發能力很強,具有技術領先優勢。

但一個成功的IDM 企業所需的投入非常大。一方面,IDM 企業有自己的制造工廠,需要大量的建設成本。另一方面,由于IC 制程研發成本越來越高,IC 設計成本大幅增加。IC Insights 數據顯示,R&D 費用占銷售收入比重不斷增加。總體上,IDM 的資本支出與Foundry 相當,卻遠高于Fabless;IDM 的研發投入占銷售收入比重比Fabless 低,卻要遠高于Foundry。所以,一個成功的IDM 所需投入最大。

愿望很美好,挑戰也是有的。

由于具備資源內部整合、高利潤率以及技術領先等優勢,IDM 廠商仍然處于市場的主導地位,但IDM 廠商所需的投入最大,對市場的反應也不夠迅速,所以要成為一個成功的IDM 廠商并不容易。

在張汝京的設想里,CIDM模式是共享、共有式的,是一個“舊有翻新”的模式。這樣不僅可以分擔風險,協同能力也大增。即創建共享共有式整合元件制造公司,整合芯片設計、芯片工藝技術研發、芯片制造、芯片封裝測試,整合式地為終端客戶提供高品質、高效率的產品。

在市場策略方面,CIDM自家的產能分配可以內部協商,必要時可以增加產能;如果產能過剩,就對其他客戶提供服務。是一種“進可攻,退可守”的模式。

在這個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需要中國芯的時代,君臨能深切的體會這種進可攻、退可守的睿智。

但這同時也有挑戰的地方,CIDM可能是五個或者十個客戶共有的,這個Fab要提供技術給這五至十家公司,所以挑戰性比單一客戶要大些。而且這要協調這五至十家的產品,這個挑戰特別需要協同作業。

在張汝京的設計下,青島芯恩本身就是一條完整的產業鏈,它像一個“牽引者”,又像一個“公司總部”,鏈接的都是各個產業環節國內外優秀的企業,公司內部有一個專門的對接部門,與加入共建共享的IC設計公司、芯片制造廠、封裝測試單位、終端應用企業等隨時溝通。這一模式可使IC設計公司擁有芯片制造廠的專屬產能及技術支持,同時IC制造廠得到市場保障,實現了資源共享、能力協同、資金及風險分擔。

君臨明白老人的深刻用心,在強敵環伺的當口,芯片產業不能再各自為戰,CIDM要做那把通關的利劍!

結語

星爺說過,做人如果沒有夢想,和一條咸魚有什么分別?

英雄,則是和命運抗爭的那一類人。

奮斗,改變,貫穿著張汝京的一生。

“我命由我不由天,別人的看法,都是狗屁”

“你是誰,只有你自己說了算”

“若命運不公,那就和他抗爭到底”

一次次跌倒,又一次次站起來。

于個人,他是一名從不妥協的斗士;

于產業,他改變了中國半導體產業的命運,甚至改變了世界半導體產業的格局。

此所謂俠之大者的最好注解。

而今,新的征程已經開啟,這位半導體產業的哪吒又會為我們帶來怎樣的驚喜?我們拭目以待。

君臨仿佛能看到這位老人站在青島海岸線上凝望蒼穹。

而今邁步從頭越。

在本文最后,君臨想用電影里的一句臺詞,送給無數奮戰在一線的“中國芯”的脊梁。

“哪吒能否改變自己的命運,我也不知道,但不認命,就是哪吒的命?!?/p>

面對強敵環伺的巨大壓力,中國芯不認命。加油,中國芯!

   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,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,不代表本站觀點。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,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: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。

    猜你喜歡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戶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