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jun7509 / 文件夾1 / 李可老中醫腫瘤臨證初探:攻癌奪命湯治驗錄

0 0

   

李可老中醫腫瘤臨證初探:攻癌奪命湯治驗錄

2019-08-05  tjun7509

攻癌奪命湯是我在50年代后期至60年代中期所創,由漂海藻、生甘草、木鱉子、醋鱉甲、蛇舌草、夏枯草、蚤休、海蛤殼、黃藥子、生半夏、鮮生姜、元參、牡蠣各30克,大貝15克,山茨菇、山豆根各10克,“全蟲12只,蜈蚣4條,明雄黃1克”(研粉吞服),19味藥組成。

本方脫胎于蘭州已故名醫董靜庵先生之驗方“海藻甘草湯”,原方主治瘰疬,由海藻、甘草各10.5克,全蟲12只、蜈蚣1條組成,水煎服。我師董老意,加量3倍,蟲類藥研粉吞服,以加強藥效。另加鱉甲、消瘰丸(元參、牡蠣、大貝)、夏枯草、生半夏、鮮生姜,大大加強了養陰化痰,攻堅散結之力。曾治愈甲狀腺腺瘤24例,甲狀腺瘤左鎖骨上凹淋巴結腫大疑惡變5例,缺碘性甲狀腺腫12例,頸淋巴結核4例,泛發性脂肪瘤5例,腦瘤術后復發1例。多數在半月內痊愈,無復發。1961年后加木鱉子、蛇舌草、蚤休、黃藥子、山豆根、明雄黃,基本定型。經臨床運用40年,用治多種惡性腫瘤,竟獲奇效。茲選錄驗案數則如下:

1.惡性淋巴瘤

景月華,女,65歲。靈石檢察院趙嫦娥母,1977年8月15日初診:頸左側腫物40天,初起如黃豆大,未及1個月,猛長如初生嬰兒頭大,并向下蔓延至左鎖骨上窩,凹凸如巖,堅硬不移;頸右側及頰車穴下方腫塊6個,大如杏核,連成一串,堅硬不移;雙腋下,雙腹股溝淋巴結皆腫大如棗,推之不移。隨腫塊之逐日增大,上則頭痛如破,氣喘痰壅,胸部憋脹,面色灰滯,神識昏糊。下則二便閉結,溲若濃茶??誄粞?,苔黃厚膩,中根黑燥,六脈沉滑數實。(后經山西腫瘤醫院病檢,確診為“左頸部彌漫型惡性淋巴瘤混合細胞型”,病理號3054)辨證屬痰毒彌漫三焦,毒入血分,阻塞氣機,蒙蔽神明重癥。擬攻癌解毒,滌痰通腑,軟堅散結為治,以攻癌奪命湯合礞石滾痰丸掃蕩血毒:

漂海藻、生甘草、煅礞石、木鱉子、生半夏、鮮生姜、萊菔子(生炒各半)、黃藥子、鱉甲、生牡蠣、浮海石、海蛤殼、元參、蚤休各30克,大黃、大貝、桃杏仁各15克,山茨菇、山豆根、紅花各10克,“全蟲12只、蜈蚣4條、明雄黃1.2克”(研末沖服)。

以蛇舌草、夏枯草各120克,煎湯代水煎藥,煎取濃汁600毫升,日分3次服,7劑。

8月23日二診:患者服首次藥后約l刻鐘,突覺滿腹上下翻騰,五臟如焚,欲吐不得,欲瀉不能,煩躁欲死,旋即昏厥。我急赴病家,患者已醒。訴剛才出一身臭粘汗,吐出膠粘痰涎半痰盂,胸膈頓覺寬敞,唯覺困乏而已。診脈和勻,此乃藥病相爭,正勝邪卻之佳兆?!賭誥酚小耙┎活ㄑ?,厥疾弗瘳”之記載。一旦出現瞑眩現象,必有非常之效。囑原方續服。服2~7劑時,每日暢瀉污泥狀夾有膿血、膠粘痰涎,奇臭極熱之大便1~2次,尿已轉清,胸憋氣喘已愈七八,頭已不痛,神識清朗,食納大增,全身腫塊變軟。囑原方加嫩胡桃枝之扶正化瘤,續服7劑。待大便中無穢物后2日,去大黃。

9月1日三診:服藥14劑,左頸部腫物縮小1/2強,右頸及頰車穴下之腫物消至黃豆大,精神健旺,面色紅潤,稍覺氣怯。原方去礞石滾痰丸,加野黨參30克,靈脂15克,10劑。Gs

9月13日四診:左頸部腫物已消至雞蛋大,其余已消盡。原方lO劑。

11月1日五診:患者帶藥回村,至9月22日,腫物消散如胡桃大,27日全消。計經治2個月,服藥34劑,臨床緩解。唯覺干渴氣怯,舌紅無苔,脈沉滑。為疏丸方,峻補元氣,養陰化痰,拔除病根。

全河車2具,白參、靈脂、元參、天冬、山茨菇、川貝、牡蠣、海蛤粉、漂海藻、昆布、黃精各30克,大蜈蚣50條,全蟲120只。

共研細粉,夏枯草1500克熬膏,加煉蜜為丸10克重,早晚各服1丸,生甘草10克,煎湯送下。

俟后,其義子來告,丸方未服,病已康復。至1981年春,遇其女于街頭,詢之,體健逾于往年。因生活困難,丸方終未服用。計已臨床緩解3年半。

2.甲狀腺癌頸轉移

王淑臣,女,60歲,兩渡礦張斌科長妻,1978年6月26日初診:患者高大胖體型,體重80公斤。頸部腫塊29年.甲狀軟骨上方腫塊杏子大,下方腫塊約乒乓球大,均質硬,右頸部鵝蛋大腫塊,凹凸不平。同年3月28日,省腫瘤醫院超聲探查診斷:“甲狀腺癌頸轉移”,次日同位素掃描(565號)支持上述診斷。`

追詢病史,知患者從8歲起,即抽旱煙,現吸煙量日平均2盒,患支氣管炎30年。近3年暴喘迫促,兩臂上舉則氣閉暈厥。上廁所走10多步,即暴喘10多分鐘。痰聲如拽鋸,稠粘難出。目赤,胸、胃燒灼難耐。日食冰棍1桶,水果罐頭無數,始覺爽快。脈沉滑搏堅。放療后耳聾不聞雷聲。個性暴躁,多疑善怒。近2個月有血性涕,劇烈右偏頭痛。胸背四肢泛發脂肪瘤,大者如粟子,小者如蠶豆。

據以上脈證,良由吸煙過度,熏灼肺腑,個性暴躁,氣滯于中。痰氣交阻,日久化火化毒,結于喉間要道。近來,雖見種種上熱見證,但雙膝獨冷。蓋由高年腎陰大虧,陰不抱陽,龍雷之火上燔。且喘汗頻作,須防暴脫。

先予引火湯,滋陰斂陽,引火歸原:

方1:九地90克,鹽巴戟肉、二冬各30克,云苓15克,五味子6克,上油桂2克(去粗皮研粉小米蒸爛為丸先吞),3劑,此后,凡見上熱無制,即服3劑。

方2:漂海藻、昆布、生半夏、鮮生姜、元參、花粉、海蛤殼、牡蠣、黃藥子、木鱉子、蛇舌草、夏枯草、生苡仁、蚤休各30克,大貝、麥冬、桃杏仁各15克,白參(另燉)、五味子、山茨菇、山豆根各10克,竹瀝2匙,“全蟲12只,蜈蚣4條,上沉香1.5克,明雄黃1.2克”(研粉吞服)

上方,頭3個月每旬服7劑,無大加減,至9月底,兩方共服70劑,全身脂肪瘤消失,右頸轉移灶縮小2/3,甲狀軟骨上下之腫物亦明顯縮小。血性涕消失,痰聲漉漉偶見。動則暴喘之狀,可減三四。服至1979年6月,因天漸熱,停藥3個月,共服百劑。喘息已很輕微,可到鄰家串門。右頸轉移灶縮小至杏核大。至1980年3月,所有腫物全部消失。計經治18個月,服藥300劑,其中引火湯約占1/4。現仍健在,已80高齡。

3.胃小彎癌&

1982年夏我赴甘肅西峰市接受平反,于慶陽地委司機李榮家遇其內弟陳春發,60歲,西安市大雁塔區農民。

經西安醫學院二院病檢,確診為胃小彎癌(4×4em),已辦住院。自知年邁患癌,生死難卜,故術前專程來峰,與胞姐見最后一面,順便請我診治。詢知食人即吐,痰涎如涌。便燥,三五日一行,干結如羊糞球,落地有聲。面色灰滯,消瘦,病未及3個月,體重下降15公斤。然神識清朗,同桌進餐,食欲頗佳。聲若洪鐘,喜笑言談,頗饒風趣。我接觸癌癥病人可謂多矣,似此類性格者,卻百不見一。胸懷豁達,便易措手。診脈弦滑,舌紅,中有黃厚膩苔。邊尖有瘀斑。詢知一生嗜食肥甘,嗜酒如命。此必濕熱釀痰,阻塞氣機,日久化毒,積為有形癥積。所幸正氣未衰,可以用攻。畢竟高齡,佐以扶正

赭石末50克,漂海藻、生甘草、元參、牡蠣、醋鱉甲、木鱉子、黃藥子、生半夏、鮮生姜、蛇舌草、夏枯草、萊菔子各30克(生炒各半),旋覆花(包)、醋柴胡、山茨菇各15克,紅參(另燉)、靈脂各10克,“全蟲12只、蜈蚣4條,紫硇砂3克,明雄黃O.3克”(研末沖服),煎取濃汁400毫升,對入蜂蜜100克、姜汁10毫升煎3沸,日分2次服,30劑。

另,隔日沖服兒茶2克。

上方服至5劑后,大便通暢,進食不吐,已與平日無異。自備槐耳,每日煎湯代茶。不久,我赴蘭州,輾轉返晉,失去聯系。1984年1月7日,李榮患肝癌,來靈找我診治。詢其內弟病情,據云在峰服完湯劑,調養月余,在地區醫院鏡檢,瘤體消失,食納如常,體重恢復,已返陜照常參加農事勞作。

4.脊髓神經膠質瘤

溫××,女,19歲,山西財院學生。2000年6月3日,北京天壇醫院作下頸上胸MRI檢查,見“C5—13水平脊髓占位病變,N膠質瘤(MRl8819#)”專家會診認為,手術風險大,難根治,易復發,費用高,建議轉中醫診治。

詢知頸項強痛,脊柱向右側彎,轉側困難,斜頸,已6年。左肩背沉困重痛,四肢無力,左下肢肌萎縮,雙下肢進行性麻木,近半年已不知痛癢。左腿環跳穴及足跟部電擊樣陣痛,一日數發,步態蹣跚、傾側,已休學2個月。

面色皓白無華,氣怯神倦,頭目昏眩,瑟縮畏寒,六脈沉遲細澀,舌淡胖有齒痕。

考病在脊椎,屬督脈為病。督乃諸陽之會,非寒邪不能干犯?;頰嗶鞲乘匭?,嗜食生冷,臥室靠窗,夜臥當風,夏日入睡,不關電扇。脾失健運,正氣先虛,痰濕內生,經期不避生冷,瘀血內阻,寒傷督脈,真陽失運,日久濕痰死血,阻塞經脈,成為有形癥積。且每逢經期,諸癥加劇??芍ず耙延殺砣肜?,由督入任,深入血分。腰困如折,腎氣已傷,奇經八脈所轄區域俱見病象,且屬沉寒痼冷頑癥。

本病已非攻癌奪命湯適應癥,當作變通,留基礎方,去一切苦寒解毒之品。重用生芪補大氣,益氣運血,溫通督脈;以麻附細湯深入少陰,透發伏寒,兼開太陽之表,引邪外透;重用葛根之專理頸項,通督達脊;更加活血化瘀,蟲類搜剔,化痰軟堅,消磨化積之品,攻補兼施:

1.生芪240克,葛根90克,麻黃15克(先煎去沫),附子30克,細辛20克,漂海藻、生甘草、生半夏、云苓各30克,白芍、川芎各30克,白芥子(炒研)、桃仁、紅花、僵蠶、地龍、兩頭尖、子蜂房、天南星、高麗參(另燉)、靈脂各10克,鮮生姜30克,大棗12枚。

加冷水1500毫升,文火煮取450毫升,3次分服,5劑。

2.全蟲尾15克,大蜈蚣20條,川貝、土元、炮甲珠各30克,麝香2克,共研細粉,分作15包,l包/次,3次/日,隨中藥服。

3.夏枯草1500克,依法熬膏,10毫升/次,3次/日。

至7月10日,藥進5劑,每服皆得暢汗,伏邪外透,頸項肩背沉困感遂去大半,脈轉沉滑,舌尖微赤,陰癥有轉陽之機,大是佳兆。

上方去麻黃,加大貝、元參、牡蠣、鹿角霜、丹參各30克,余藥不變,連服40劑。

至8月22日,服藥47劑,諸證已去十之七八,下肢感覺漸復。山醫一院神經外科MRI復查:“C6-T4脊髓占位病變與原片比較,未見明顯變化?!敝⑶榛鏡玫嬌刂?。

擬扶正消瘤,丸方緩圖:

花旗參、高麗參、五靈脂、大三七、三棱、莪術、葛根、炮甲珠、子蜂房、兩頭尖、花蕊石、全蟲尾各60克,大蜈蚣100條,土元60克,牡蠣粉、元參、真川貝各150克,蛇舌草、杭白芍各100克。

上藥共研細粉,以夏枯草1500克,熬膏,加煉蜜為丸重15克。每次1丸,3次/日。

湯劑去細辛、赤芍加通補腎督藥巴戟、補骨脂各30克,狗脊15克。

每旬服7劑。

至10月6日,又服30劑,癥狀消失,食納精神,勝于病前,帶藥恢復學業。

湯劑加化鐵丸(楮實子30克,威靈仙10克)川斷15克,枸杞子、菟絲子、仙靈脾各20克,溫養肝腎,攻堅化積,每旬服3劑。

10月30日追訪,山醫一院神經外科MRI與8月22日原片比較,專家會診認為有三點不同:

1.原病灶周圍有模糊陰影,此次已消失,邊界清楚,結合臨床癥狀消失,推測脊髓腔內之瘤體,已逐漸消溶,神經壓迫癥狀解除;

2.原脊柱向右側彎,此次已恢復正常,斜頸已愈;

3.查體,患肢肌萎縮已恢復如初。

2001年1月17日追訪,平穩向愈,6年來痛經痼疾亦愈。面色紅潤,精神飽滿,考試成績優秀。中藥服完,改服培元固本散變方,以血肉有情之品,峻補先天,重建免疫屏障,加柚柑蟲節100克,以徹底破壞異常細胞核,防止復發。'

大三七、鱉甲膠、琥珀、川貝、粉葛根、夏枯草膏、蟲節、高麗參、靈脂各100克,赤芝孢子粉、炮甲珠、子蜂房、土元、守宮、血竭、藏紅花、全蟲尾各50克,大蜈蚣100條,全河車2具,坎氣60克。

共研細粉,裝膠囊,每服6粒,2次/日。

按:本病臨床罕見,機理不明。解剖所見,瘤體如蛛絲、棉絮,填充于脊髓腔內,膠著、裹纏于神經周圍,手術不易剝離凈盡,故易復發。手術過程如損傷脊髓神經,輕則截癱,重則致死,風險較大。術后復發率高,生存期短暫。且費用高昂,非一般人群所能承受。從中醫經典理論辨析,本病當屬奇經八脈病變。緣由正氣先虛,痰濕內生,寒傷督脈,真陽失運。日久,濁陰僭居陽位,濕痰死血,深伏督脈要沖,而成有形癥積。本病因虛成實,治當養正消積,扶正溫陽為先,遵傷寒、金匱之理,邪之來路,即邪之去路,故立方以麻黃附子細辛湯深入少陰之里,透發伏寒,兼開太陽之表,開門逐盜,引邪外透?;頰噠槲?,故破格重用生芪之人督脈,補大氣,益氣運血,溫通督脈,高麗參、五靈脂對藥,補元氣,消血積。主證“項背強痛”,故重用葛根之專理頸項,通督達脊。膠質瘤屬痰瘀膠結,故以海藻、甘草一對反藥,相反相成,激蕩磨積,清除痰毒。更加生半夏、天南星、白芥子燥化皮里膜外之痰,久病入絡,以大隊蟲類搜剔,諸血藥化瘀通絡,更以炮甲珠、麝香之穿透攻破,無所不到,辟穢開竅,引達病所。

計先后八診,歷時7個月,服湯劑107劑,扶正化瘤丸1料。至第4個月,臨床癥狀解除,恢復學業。后以培元固本散變方補消兼施,扶正化積。現仍在繼續治療觀察中。

余治腫瘤40余年,深感中醫經典理論生命力之強大,內難傷寒之病理、病機,仲景先師之理法方藥,后世葉天士學派完備的奇經八脈理論,正是攻克世界罕見疾病譜的犀利武器。

按:從上舉例,可見攻癌奪命湯之多種變方,對辨證屬于痰核、痰毒,痰瘀互結,熱毒熾盛,毒入血分,全身中毒癥狀嚴重之多種惡性腫瘤,稍加化裁,即可泛應曲當,收到滿意的近期療效,尤對頭頸部、淋巴系統、消化道癌腫有殊效。

方中海藻,為消瘤專藥,用時清水漂洗去鹽。味咸性寒,人肺脾腎經。歸納各家本草論述,本品咸能軟堅化痰,寒能瀉熱消水(包括癌性滲出物,癌性腹水),主治癭瘤,瘰疬,積聚,水腫。與甘草同用,相反相激,增強激蕩磨積、攻堅化瘤之力。木鱉子,苦微寒,有毒,為消積塊破腫毒要藥。歷代多作外用,內服僅見于乳癰初起,掀赤腫痛。筆者老母之食道癌,3年服藥千余劑,每劑用量30克,未見中毒。方中之生半夏,為消痰核、化瘤散結要藥,可止各種劇烈嘔吐。仲景方中半夏皆生用,今以等量之鮮生姜制其毒,加強止嘔功效,更無中毒之虞。方中之蛇舌草、蚤休為治毒蛇咬傷要藥,專治惡毒疔瘡,善解血分諸毒,山茨菇、山豆根、黃藥子皆近代篩選之抗癌要藥。

海蛤殼、浮海石性相近,最善化痰軟堅,清熱瀉火,養陰利水,為治癭瘤、積聚要藥。夏枯草,苦辛寒,入肝膽經,清肝散結,主治瘰癘,癭瘤,癥積,乳癌,宮頸癌之崩漏下血,肺結核大咯血,兼有補益血脈功用。方中鱉甲為《金匱》鱉甲煎丸主藥,是歷代用治癥瘕痞塊要藥,與消瘰丸相合,大大增強了養陰化痰、軟堅破積之力。方中之明雄黃,可殺滅多種病毒、細菌,為歷代辟穢防疫解毒要藥,傳染病大流行期,以蒼術、雄黃等分為末,凡士林膏調涂鼻腔,可有效防止傳染,為古方犀黃丸、醒消丸要藥,對癌毒擴散深入血分、血液中毒,有清除之效。

綜上所述,本方以海藻、甘草相反相激,木鱉子、生半夏、雄黃以毒攻毒,合大隊攻癌破堅,清熱解毒,化痰散結之品為君,以鱉甲、消瘰丸養陰扶正為臣,以活血化瘀蟲類搜剔引入血絡為佐使,直搗病巢,力專效宏。用治多種惡性腫瘤,有一舉掃滅癌毒兇焰、奪回患者生命之效。全身中毒癥狀嚴重者,加大黃30克,掃蕩血毒。胃癌之嘔吐,多兼見大便燥結,此為痰毒結于中下,阻塞胃氣通降道路,本方加赭石之質重下行,萊菔子之升降氣機(凡用萊菔子生炒各半,生升熟降,服后多見上則頻頻打嗝,下則腹中雷鳴,頻轉矢氣,此即氣機旋轉、激蕩之明證,故古人謂其去痰有推墻倒壁之功。)開結通便,便通則胃氣下行,嘔吐自止。胃及食道癌,常用紫硇砂,腐蝕瘤體,號稱腫瘤克星,用量宜小。為防其使瘤體破裂出血,可加服兒茶1.5克~3克,生肌,斂瘡,止血,則更安全。例三患者,病后曾長期以槐耳代茶飲。據云,解放前陜西某地一位民間老中醫傳:“槐耳可消一切腫塊,治噎嗝,五色帶,崩漏,痔血?!彼兄⒆?,似與食道、胃、子宮、直腸等癌腫有關。查《綱目》槐耳條下載:“又名槐菌,槐蛾???,辛平,無毒。桑、槐、楮、榆、柳五木耳,大率性味相近。主治五痔,脫肛,崩中下血,瘕瘕結聚,男子痃癖……利五臟,宣腸胃氣,排毒氣?!彼樸蟹穌拱┳饔?。

晚期病人,大多邪實正虛,運用本方,當調整攻補比例:癌毒熾盛,危及生命,攻邪為先;奄奄一息,無實可攻,但扶其正。攻與補皆為調動人體自身抗癌潛能,攻法運用得當,可以掃蕩癌毒兇焰,撥亂反正,邪去則正安。補法運用得當,可以增強人體免疫力,養正積自消。攻邪勿傷正,本方大隊苦寒之品,脾胃怯弱者,可小其劑,并以上肉桂溫熱靈動之品反佐之,以?;て⑽肝諞灰?。有胃氣則生,胃氣一傷,百藥難施。久病傷腎,加腎四味鼓舞腎氣,立見轉機。腎為先天之本,生命之根,萬病不治,求之于腎。邪與正,一勝則一負。治癌是持久戰,正勝邪卻,暫時的緩解,瘤體的消失,不等于癌毒的徹底消滅。

一旦人體正氣有虧,癌毒又成燎原之勢?!奧趟湎?,灰中有火”,故除惡務盡,不使死灰復燃。

愚見,攻癌奪命湯用治晚期癌癥,較放療、化療優勢是顯然的。如能進一步篩選精當,用現代科學方法提煉精華,改革劑型,靜脈給藥,估計對此類癌瘤的治療,將會取得突破性進展。鄙見是否有當,僅供在腫瘤戰線上從事攻關的同仁參酌。

本文方藥僅供中醫經方學習參考,不能自己試用。

   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,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,不代表本站觀點。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,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: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。

    猜你喜歡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戶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