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從小被罵大的孩子,長大后怎樣了?

2019-08-04  茂林之家

    118开奖直播现场开奖结果 www.nhjec.com

    01

    最近,初一女生被老師辱罵的新聞頻上熱搜。

    來自陜西商洛的13歲女生婷婷,因為成績不好,常被班主任在課堂上辱罵,還讓同學們都疏遠她。

    雖然商州區教育局成立調查組,給了老師處分,但婷婷仍舊需要專業的心理疏導。

    這樣的事情無獨有偶。

    在此之前,也有學生家長爆料孩子因為學習成績不好,被老師在家長群內公然罵“弱智的該去打殘疾證明,純粹來拉班級分數”,最后逼的家長不得不給孩子轉了學。

    僅僅是因為成績不好,就遭遇了如此的辱罵,有人覺得這不是什么大事,畢竟許多父母也是擔任了這樣的角色——他們和老師一樣,努力做著孩子的“人生差評師”。

    影帝姜文在做客許知遠的《十三邀》時,說自己是個“不自信的人”,而這種心態源于他的母親。

    姜文一直想要得到母親的認可,想讓她高興。

    他考上中戲時,興沖沖地告訴母親,母親卻把通知書往旁邊一扔,說你看你衣服還沒洗呢。

    之后出演《紅高粱》時,母親也沒有任何驕傲和快樂。

    姜文說他不知道怎么才能讓母親開心,遺憾的是母親已經去世了,再也沒辦法得到母親的認可了。

    在《向往的生活》第一季中,宋丹丹罵兒子巴圖的畫面引來了 一大堆吐槽。

    早上其他人為大家準備了早餐,巴圖卻沒干活,宋丹丹脫口而出: “怎么這么笨呢,我生了一個廢物!”


    之后,巴圖想要幫忙做雞窩,宋丹丹說:“巴圖,你要能把這雞窩做起來,媽媽真是覺得這孩子就沒白養!”

    對宋丹丹來說,這可能是個玩笑,但是對巴圖來說,這樣的“差評”并不能帶來多大的快樂。

    你看,這樣的事件多常見,不管是明星還是普通人,不管孩子有沒有成績,家長和老師都喜歡打擊式教育,習慣性否定孩子。

    他們的想法大概如此:不就是罵幾句嗎?誰不是這么長大的呢?孩子要是這點罵都經受不住,以后到了社會怎么辦?我罵你你才不會驕傲,才能進步。

    他們不知道的是,打擊并不能為孩子帶來一顆強韌的大心臟。

    02

    對于孩子來說,被父母否定,是比天塌還要嚴重的事情。

    不管以后是否會成功,這種陰影是會伴隨一生的。

    在麥家先生新書《人生海?!返姆⒉薊嶸?,主持人董卿談起了自己的原生家庭。

    她從小父親就對她十分嚴苛,不能買新衣服,不讓她照鏡子,不許參加任何文體活動,寒暑假的時候必須打工,天亮前要去操場上跑1000米。

    可就算是這樣,父親也總是不滿意,有時候吃著飯就會開始數落她。

    最嚴重的時候,她一邊吃飯,一邊哭。

    這些經歷造成了董卿的自卑。

    有人覺得難以理解,董卿這樣優秀的人也會自卑?

    可董卿說:“別人是很難理解的,你也自卑?我要比別人做得好很多很多,我才會覺得踏實。如果我覺得我跟別人差不多,或者只好那么一丁點兒,我就會很沒有安全感,我會覺得我不行。所以我要付出很多很多,我要拿命去搏?!?/p>

    少年時經歷給她留下的創傷,在成年后也未曾痊愈。

    即便她認同了父親,與父親和解了,可還是會經常出現一些自卑的情緒。

    成長只是讓人成熟了,可原生家庭帶來的痛苦永遠存在。

    打擊教育可怕的地方在哪呢?

    自卑只是那些從小被罵大的孩子最好的結局,董卿和姜文能夠成功,不過是幸存者偏差。

    更多在打擊下教育的孩子,很小就開始消沉,抑或是在成長的過程中,做出了非常沖動的舉動。

    心理學家蘇珊·福沃德博士在《中毒的父母》說:

    “沒有一個孩子愿意承認自己比別人差,他們希望得到成人的肯定,他們對自己的認識也往往來源于成人的評價。

    所以經常遭受父母打擊的人,常常容易自卑,并且會陷入自我懷疑和自我否定的情緒中不可自拔,嚴重時還會患上心理疾病,導致許多極端行為。

    央視大型公益尋人欄目《等著我》,有一期來了兩位八旬的退休教授,他們的兒子小海在大學畢業后,就留信和父母斷絕了關系,再也沒有回過家,至今已經23年。

    小海留下的斷絕書中寫:斷絕一切關系,從此我就是一個有人格尊嚴,能追求自己自由生活的人......

    在采訪中,小海說從小父母就把他當成廢物,什么都要掌控,小時候他經常被爸爸扇耳光,可他向母親求助時,母親卻說:“每天扇你耳光要你多長時間了嗎?”

    小海到47歲時,才等來了父母的一聲道歉。

    可失去的時光和能力再也回不來了,小海47歲,至今單身,已經沒了和人建立親密關系的能力。

    這些傷害如此深刻,影響到了他們人生的每個抉擇,仿佛一個失控的方向盤,讓這些孩子的人生都不可避免地滑向了最糟糕的方向。

    03

    然而,父母從未覺得自己有錯。

    他們習慣了掌控,習慣了貶低,即便事情的結果已經十分糟糕,他們只會認為孩子太不領情。

    去年,“北大畢業美國留學生王猛拉黑父母6年,12年不回家”的新聞又惹了爭議。

    有人覺得王猛是“垃圾”,不配做人。

    有人覺得能夠理解,因為自己也是這樣長大的。

    可站在王猛的角度,他從小到大沒有過自己的意愿,不能有自己的想法,生活在父母的否認和掌控之下。

    即便是上了北大,他心里也裝滿了自卑,甚至無法正常應付周圍的環境,連工作都做不好。

    他向心理醫生求助,對方說他是“創傷性應激障礙”。

    可惜王猛的心理問題、決絕離開和萬字長信,依舊沒能讓他的父母清醒。

    他們覺得王猛是在小題大做,而且被他們掌控的前半生沒出問題,后半生才出了問題,只能說明他們的掌控還不夠。

    父母以為的權威,對孩子來說是枷鎖,王猛的離開,不是因為最后一根稻草,而是因為每一根稻草。

    綜藝節目《少年說》有一期請了一個女學生小袁。

    小袁從未得到過媽媽的認可和贊揚,她媽媽總是拿“別人家的孩子”和她作比較,永遠看不到她的努力。

    這樣的控訴并沒有讓她媽媽認識到自己的問題,反而說:“我知道我一直在不斷地打擊你,因為我認為在你的性格里頭,其實你要不打擊,你可能就有點飄?!?/p>

    對于小袁媽媽來說,女兒是在挑戰自己作為家長的權威,她不肯與孩子好好溝通,認為這些都不是大問題,我是“為你好”。

    可打擊下生長的不是謙虛,而是自卑。

    王猛和小袁的父母,恰恰是中國長輩們的縮影。

    就像心理學家弗洛姆形容的一樣:“他們戴著以道德為名的面具,束縛著子女對生活本身的渴望。

    04

    在打擊下成長的孩子,或許能夠成為父母期待的模樣,卻永遠也無法成為自己期待的人。

    如果父母能夠認識到自己的錯誤,換一種教育方式,他們或許會過上另外一種人生。

    前兩天去看了電影《銀河補習班》,馬飛是一個不被認可的孩子。

    考試永遠全班倒數第一,上學偷看武俠小說。

    教導主任覺得他是“壞學生”,連媽媽也覺得他天生就沒長著一副優等生的樣子,說他“真的很笨”。

    父親馬皓文剛看到他的時候,馬飛全身是刺,覺得他會把父親蠢哭,不相信自己的學習成績還有救,對未來也是迷茫的。

    面對這樣的兒子,馬皓文并沒有像是別人一樣放棄他,而是為他營造了一種充滿愛的、支撐性的、包容性的“抱持性環境”。

    抱持性環境即是在孩子的成長中,不斷給他肯定,在他搞不定的時候,就給他幫忙,任何時候都不貶低、不評價、不限制孩子。

    在馬飛自己都放棄自己的時候,馬皓文告訴他:“所有人都說你是廢物、笨蛋、蠢貨,但爸爸相信你不是,永遠不是!”

    期中考試,馬飛從倒數第一考到了倒數第五,等來的不是父親的責罵,而是夸獎。

    馬飛問父親他可以不睡覺嗎,馬皓文告訴他,“你自己的事情,不要來問我?!?/p>

    這樣的自由恰恰鼓勵了馬飛拿起課本學習,擁有了對自我的掌控力和成就感,內心便會獲得強大的力量。

    在馬皓文的鼓勵下,馬飛覺得自己就是“少年霍金”,而少年霍金是一定會好好讀書的,他開始對學習迸發了極大的熱情,班主任也說“這孩子眼里有光了”。

    在馬飛學習的過程中,馬皓文告訴他不要別人說什么都信,要有自己獨立思考的能力。

    在學校和孩子只是為了期末考試努力的時候,馬皓文帶著他去看了航空展,見證了更遼闊的世界。

    期末考試不是馬飛人生中最重要的時刻,高考也不是。

    “他一生當中最重要的時刻,應該均勻地散布在他一生的每一分、每一秒。我希望他學的不止是知識,他必須知道人活著為什么!”

    在這樣的良性環境中,馬飛獲得了無與倫比的安全感和自信心。

    他知道,無論自己是好是壞,馬皓文都相信他,即便是他過得很慘,父親也愿意承接和幫助他。

    最終,馬飛不負眾望地成長為了優秀的孩子,成為了自己想成為的人,做了自己喜歡的工作。

    與馬皓文的教育相對的是,馬飛的媽媽和閻主任的教育方法。

    馬飛的媽媽和大多數家長一樣,將孩子放在學校便不管了,心里只想著怎么掙錢。

    她以為給孩子優渥的物質生活就是對孩子好,卻忽略了孩子的內心。

    她不關心兒子有怎樣的理想,單純地灌輸給孩子,讀書就是“為了考清華北大”。

    而閻主任,則是大多數學校的縮影。

    他以升學率為唯一的目標,分數是審判孩子未來的唯一方法。

    閻主任覺得:“不上補習班,他們一定會被社會淘汰?!?/p>

    可諷刺的是,閻主任的教育方式,恰恰是他一生的悲劇。

    他親手教育出了一個狀元兒子,可他的“驕傲”,僅僅因為一次考試失利,被閻主任說了兩句,就選擇了跳樓。

    如果沒有馬皓文,馬飛重復著這條路,或許真的會去賣煎餅,又或者會和閻主任的兒子做出一樣的選擇。

    有馬皓文這樣的父親,是他的幸運。

    只是現實中的大多數孩子,并沒有馬飛的幸運,沒有轉機,也沒有被拯救。

    05

    一直以來,都很羨慕那些在愛和鼓勵中長大的孩子。

    他們時時刻刻都充滿了底氣和自信,敢于去嘗試任何想法。

    在《少有人走的路》里,有這樣一段話:

    “那些沐浴著父母的愛的孩子,心靈卻可以健全發展。

    他們也可能因父母一時的忽視表示不滿,然而他們對父母的愛感激不盡。父母的珍視讓他們懂得珍惜自己,懂得選擇進步而不是落后,懂得追求幸福而不是自暴自棄。

    他們將自尊自愛作為人生起點,這有著比黃金還要寶貴的價值。

    '我是個有價值的人’,有了這樣寶貴的認知,便構成了健全心理的基本前提?!疤焐也謀賾杏謾?,這種自信須從幼年培養,不然成年后再作補救,往往事倍功半。

    孩子幼年起就享受到父母的愛,成年后即便遭遇天大的挫折,幼年培養的強大自信,也會使其鼓足勇氣,勇敢地戰勝困難,而不致自暴自棄。

    有人說,幸福的人用童年治愈一生,不幸的人用一生治愈童年。

    那些在打擊中長大的孩子,一生都在努力將自己從自卑的漩渦中拔出來,并且要拼命才能不讓自己對孩子也重復老路。

    真正成功的教育,不是一味打擊,也不是一味鼓勵。

    而是將目光從結果中拿出來,著眼于教育孩子的過程,你就會發現,孩子的每一個變化,都有閃閃發光的地方。

    就像馬皓文說的:“清華北大只是過程,不是目的,人生就像射箭,夢想就像靶子,連靶子都找不到的話,你每天拉弓有什么意義呢?

   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,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,不代表本站觀點。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,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: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。

    猜你喜歡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戶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