沖霄3e8ixadnpn / 時政 / 曹雪芹填的坑,是李商隱開的腦洞

0 0

   

曹雪芹填的坑,是李商隱開的腦洞

2019-08-02  沖霄3e8ix...

118开奖直播现场开奖结果 www.nhjec.com 《紅樓夢》里林黛玉說她“平生最不喜歡李義山的詩,只喜他這一句:留得殘荷聽雨聲?!?/p>

很多人看紅樓夢到這里,會真以為林妹妹不喜歡李商隱。這個問題上次沒展開,今天著重聊聊。

任何一個好作家、好小說,不會在一本書里出現兩種相反的價值觀,曹雪芹更不會犯這種錯誤。

那林黛玉到底喜不喜歡李商隱呢?這個問題有點偏學術,讓我們從一個故事開始吧。

01

紅樓夢一開始,曹雪芹上來就一通吐槽,說當今的小說,都是些“才子佳人、風月筆墨”,“胡牽亂扯,忽離忽遇”,“竟不如我半世親睹親聞的這幾個女子”。

意思是:現在市面上的小說都是垃圾,我要寫一部厲害的。

于是,乾隆年間的某個夜晚,北京西郊的破宅子里,這個家道中落的貴族子弟開始了碼字生涯。他信心滿滿,老子的一生,就是一部精彩的小說。

可是清朝文字獄盛行,不能亂寫,搞不好要刪文的。咋整?

當時正值寒冬,毛筆都上凍了,咖啡喝掉好幾杯,還沒找到思路。

曹公一拍桌子,拿起那本皺巴巴的書,那是一本李商隱詩集。

一首叫《明神》詩,出現在昏暗的油燈下:

明神司過豈能冤,暗室由來有禍門。

莫為無人欺一物 ,他時須慮石能言。 

這首詩很李商隱,每個字都認識,就是看不懂。必須結合當時的背景。

那是晚唐最血腥的一幕,一群奪權的政客想要團滅宦官,沒操作好,結果被反殺。

這首《明神》大致說:

英明的神靈從不冤枉好人,陰暗處也有禍門。不要以為干壞事沒人知道,石頭也能記下你的言行。

用俗語解釋,前半段是“舉頭三尺有神明”,后半段是“不信抬頭看,蒼天饒過誰”。

亮點在于“石能言”,這多么神奇的腦洞,曹雪芹眼前一亮,有了,就叫《石頭記》。

順便說一下,當我在《三體》里看到“把文字刻在石頭上”,全身毛孔一緊,對劉慈欣五體投地。

《石頭記》是個好名字,可是在曹雪芹看來,還不夠完美,然后《情僧錄》、《風月寶鑒》什么的改了好幾輪,出版社編輯都拿著刀上家里來了,還沒確定。

他繼續翻李商隱詩集,又一首詩出現了,名叫《春雨》,其中四句是:

紅樓隔雨相望冷,珠箔飄燈獨自歸。

遠路應悲春晼晚,殘宵猶得夢依稀。

晼wǎn:日暮

眾所周知,李商隱也是癡情的人兒,朦朧派宗師。杜甫看見春雨,說的是“好雨知時節,當春乃發生”,李商隱看見春雨,想的是我的姑娘你在哪里?

你住過的紅樓,在雨中凄冷。我提著燈籠獨自行走,燈光下的雨幕,像珠簾一樣。

你在遠方的冷雨夜,是否一樣傷感?今晚,我們只能在夢中相見。

看到了吧。曾經的紅樓,是你我的溫柔鄉,現在的冷雨夜,是我獨自歸。這一切都像一場夢。

曹雪芹如夢方醒,有了,就叫《紅樓夢》。

02

最關鍵的問題搞定了,開始構思女一號。

首先,林妹妹這樣的姑娘是罕見的,有才華,有靈氣,有顏值,有品位,除了愛使一點小性子,幾乎是個神仙妹妹。

這樣的女孩,該叫什么名字呢?

曹公繼續翻李商隱,找到了那首千古大作《錦瑟》:

錦瑟無端五十弦,一弦一柱思華年。

莊生曉夢迷蝴蝶,望帝春心托杜鵑。

滄海月明珠有淚,藍田日暖玉生煙。

此情可待成追憶,只是當時已惘然。

這首詩我之前聊過,沒敢解釋,因為不管怎么解釋,都是對它的破壞。

今天得破壞一下。

話說,中間四句,其實是四個小故事,李商隱導演才華過剩,用蒙太奇手法一通混剪,創造了一個大腦洞。

第一個主咖叫莊子,他演的橋段叫《盜夢空間》,劇情是他做了一個夢,夢見自己變成一只蝴蝶,很嗨皮。

醒來后開始懷疑人生——我到底是莊周做夢變成了蝴蝶?還是我原本是一只蝴蝶,現在正在做夢變成了莊周?

額~哲學家的苦惱,正常人很難理解的,這就是莊周夢蝶的故事。

第二個主咖叫杜宇,他的橋段叫《人鬼情未了》。阿杜是上古時期四川的皇帝,又叫望帝。望帝死后,對家國和老婆非常思念,化為杜鵑鳥,一到春天就開始叫,聲音悲戚。

叫的時候,還吐血,染紅的那種花,叫杜鵑花。

在唐詩宋詞里,你只要看到子規、杜宇、望帝、啼血這類詞,都是這個典故。

第三個橋段更厲害,叫《美人魚》:

大南海里有一種叫鮫人的生物,魚尾人身。鮫人都是多愁善感的性格,愛哭,并且眼淚可以變成珍珠。

大海之上,月圓之夜,一群美人魚在哭,想想這畫面,魔幻大片有沒有。這就叫“滄海月明珠有淚”。

第四個場景比較安靜:在藍田縣的玉山里,陽光灑下,照在一塊璞玉上,升起縷縷青煙。

發現沒有,這四個片段的關鍵詞,分別是夢、情、哭、美。

簡直為林妹妹量身定制,這是玉一樣的女孩,所以就叫林黛玉。

在書里,寶玉和黛玉第一次挑明戀愛關系,那個回目名叫《情切切良宵花解語,意綿綿靜日玉生香》

什么叫“靜日玉生香”?李商隱說了,就是“藍田日暖玉生煙”。

再回過頭看《錦瑟》的結尾句,“此情可待成追憶,只是當時已惘然”,也是一場大夢啊。

以上這些實錘如果不夠,還有呢。

03

寫小說,人物很重要。

怎么讓林妹妹哭得理所當然,哭得意義重大呢?

曹公繼續翻李商隱,那是一首名字簡單的詩,就叫《淚》,前半段是這樣的:

永巷長年怨羅綺,離情終日思風波。

湘江竹上痕無限,峴首碑前灑幾多。

詩本身不復雜,只是有一個湘妃竹的典故。

話說舜帝去南方,死在外面,他的兩個妃子娥皇和女英很傷心,在洞庭湖的君山哭丈夫,淚流成血,沾到竹子上,形成斑點。

于是這種竹子叫斑竹,也叫淚竹,雅稱:湘妃竹。

這個典故,李白杜甫白居易,好多大神都用過,是唐詩界的超話。

這四句詩大意是說:

永巷冷宮里的女人,常年在哭;

獨居的女人想到丈夫在外歷經風波,也在哭。

湘妃竹上的淚痕不計其數,峴首山上羊牯碑前,更是不知道多少人哭過。

這個調調,也很符合林妹妹。

曹雪芹忍著眼淚,讓給林黛玉定了人設:

還淚。

你看紅樓夢里,林黛玉開局就有一副發達的淚腺。

她是靈河岸的絳珠仙子,受過神瑛侍者(賈寶玉)的雨露恩澤,三生三世來葬桃花,就是來還淚的,淚一干,就涼涼了。

于是,她住的地方,取自湘妃竹的原產地,叫“瀟湘館”,還種了湘妃竹,她的網名叫“瀟湘妃子”。

這下知道,為什么林妹妹整天哭哭啼啼了吧。

有這個人設在,她不哭,對不起李商隱。

04

當然,光會抹淚肯定不行。

她可是林黛玉呀,不是普通女孩,還得哭的別致、哭的新鮮、哭的高雅。

曹雪芹繼續讀李商隱,又看到兩首詩,一首叫《花下醉》:

尋芳不覺醉流霞,倚樹沉眠日已斜 。

客散酒醒深夜后,更持紅燭賞殘花。 

想起來哪個場景了吧?如果沒有,再看第二首,《落花》 :

高閣客竟去,小園花亂飛。

參差連曲陌,迢遞送斜暉。

腸斷未忍掃,眼穿仍欲歸。

芳心向春盡,所得是沾衣。

筵席散了,客人走了,花謝了,日暮了。

看到地上的殘花,肝腸寸斷,不忍掃去。

沒錯,這些個場景,曹雪芹也搬到了紅樓夢里,叫“黛玉葬花?!?/p>

在這些詩句里,你把主人公換成林黛玉,簡直比李商隱本人還貼切。

再回到林黛玉喜歡的那句,“留得殘荷聽雨聲”,全詩是這樣的:

竹塢無塵水檻清,相思迢遞隔重城。

秋陰不散霜飛晚,留得枯荷聽雨聲。

這首詩很好懂,就不翻譯了,請注意幾個意象:竹子,深秋,冷雨,失眠。

眾所周知,林黛玉是紅樓夢里的才華擔當,她有幾首詩是真的好,其中一首長詩,叫《秋窗風雨夕》,放前四句你感受下:,

秋花慘淡秋草黃,耿耿秋燈秋夜長。

已覺秋窗秋不盡,哪堪風雨助凄涼!

有興趣的,找來全詩看看。你可以把李商隱這首加進去,合成一首,也很連貫的,幾乎不影響整體,連韻腳都不用換。

莊子要是穿越過來,估計又要懷疑人生了:

到底林黛玉是女版李商隱,還是李商隱是男版林黛玉?

05

只有林黛玉跟李商隱有關嗎?

當然不是。紅樓夢里,李商隱的影子無處不在。

李商隱有一組詩叫《燕臺四首》,寫春夏秋冬四季,賈寶玉也有《四時即事》,也是春夏秋冬。

李商隱有一首《殘花》,應該是寫給某個姑娘的:

殘花啼露莫留春,尖發誰非怨別人?

若但掩關勞獨夢,寶釵何日不生塵。

殘花在露水中哭泣,也留不住春天。

哪個女人不是傷離別的人呢?

如果你關起門來,一個人自傷自哀,

寶釵也會落滿灰塵啊,親。

看到沒,寶釵的名字也出來了。不僅名字,曹雪芹對薛寶釵的命運安排,是“金釵雪里埋”。

被灰塵蓋住,和埋在雪里,都是暗無天日,守寡的命。

薛寶釵搞定了婆婆,搞定了婆婆的婆婆,卻搞不定老公,賈寶玉還是出家了。

再讀讀這首《殘花》,說是寫給薛寶釵的,沒毛病吧。

李商隱有一句“隔座送鉤春酒暖,分曹射覆蠟燈紅?!?/strong>

送鉤、射覆都是行酒令的一種游戲,這兩句說的是盛宴,美酒佳人,紅燭帳暖,推杯換盞。

緊接著就是一句“嗟余聽鼓應官去,走馬蘭臺類轉蓬”,人生在世,命如蓬草,都是身不由己,沒有不散的筵席。

怎么表現大觀園的烈火烹油、鮮花著錦呢?

寶玉、平兒、邢岫煙開生日派對那回,詩情畫意,青春動人,曹雪芹安排的游戲,也是送鉤,也是射覆。

秦可卿出殯路上,北靜王夸賈寶玉,那么多客套話不說,曹雪芹偏讓他說了一句:雛鳳清于老鳳聲。又雅又得體。

這也是李商隱詩:桐花萬里丹山路,雛鳳清于老鳳聲。

還有。紅樓夢最主要的故事沖突,是封建禮教下的婚戀自由。寶、黛的愛情,賈薔和齡官兒,賈蕓和小紅,這些無視禮教的壞小孩,曹雪芹是贊賞的。

再來看李商隱的另一首《無題》:

重幃深下莫愁堂,臥后清宵細細長。

神女生涯原是夢,小姑居處本無郎。

風波不信菱枝弱,月露誰教桂葉香。

直道相思了無益,未妨惆悵是清狂。

整首詩就表達一個意思:

光相思有啥用啊,清狂一點,愛起來!

三觀跟紅樓們也完全一直。

誰要說李商隱對曹雪芹影響不大,我是不信的。

甚至,連紅樓夢描寫的末世傷懷,都是李商隱的“夕陽無限好,只是近黃昏”。

06

看到這里,真想問一下曹雪芹。

你講故事就講故事嘛,寫這么多詩干嘛?

寫詩就寫詩吧,羅貫中、施耐庵也寫詩,可人家是在小說里插播詩,詩是點綴。

而你紅樓夢,是在詩集里插播小說。

這不符合通俗小說的寫法,也不符合一個天才作家的手筆。

于是,我冒出一個沒有證據的想法。

金朝有個詩人叫元好問,沒錯,就是“問世間情為何物,直教生死相許”那位。

他還有一句詩,叫“詩家總愛西昆好,獨恨無人作鄭箋”。

“西昆體”是北宋詩壇的一個門派,他們供奉的開山祖師,就是李商隱。

“?!?,是東漢末年一個叫鄭玄的大儒,孔融、袁紹的好友,鄭玄的學問,是善于搞注解,厲害得很,沒有他不懂的學問。

元好問這句詩是說:歷代文人都喜歡李商隱的詩,可惜沒有鄭玄這樣的人來注解它——我們看不懂??!

沒人作鄭箋嗎?我來試試。

于是,曹雪芹拿起李商隱詩集,一遍又一遍,一年又一年,一稿又一稿。經過艱苦卓絕的努力,他終于放棄了。

我知道他每首詩的奧秘,但是我說不出來。

算了,干脆寫一本小說吧。

……

上面這段,考證派可別噴我哦,曹公說了,假作真時真亦假,無為有處有還無。石頭都能說話,我瞎猜一下不過分。

最后提一嘴,為什么說紅樓夢是中國小說的巔峰?

因為它幾乎包含了中國文學的所有層面,詩詞、文賦、戲曲、神話,宗教、歷史......讀紅樓夢,讀的不是一本書,而是整個中國古典文學。

關鍵是,它還是一部斷尾小說。

還有王法嗎?還有法律嗎?!

   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,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,不代表本站觀點。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,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: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。

    猜你喜歡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戶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