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耽誤7年的冷門國產神作,可惜了

2019-07-30  小酌千年

118开奖直播现场开奖结果 www.nhjec.com 成年以后,你有哭過嗎?

問過一些人,得到的答案大多是:沒有、很少……即使有也是躲在被窩里,小聲哭泣。

社長最近看了一部2012年的小成本電影《孫子從美國來》。

制作花了不到一百萬,沒有宣傳,甚至沒有上院線,在豆瓣卻拿到了8.4分。

有人在影評里寫:“雖是熟悉的套路,但最后還是忍不住嚎啕大哭?!?/strong>

電影野心不大,只認真地講述了一個簡單,又似曾相識的故事。

那個獨居的倔老頭,得了個“洋孫子”

老楊頭,是個皮影藝人,獨居在偏僻的小村莊里。

老伴早逝,兒子在外工作,已經三年沒有回過家。

老頭性格古怪,平日里寡言少語,對誰都擺著一張“臭臉”,在村里也沒什么朋友。

 村里人對老楊頭的評價是:“這老頭,神神叨叨的” / 《孫子從美國來》

他每天的娛樂,除了皮影,就是盯著家里的小電視上,那些他早已看不懂的節目。

有時候看著看著,就在躺椅上睡著了。

一覺醒來,或許天都黑了。

日復一日,生活寡淡無味。

某一天,老人的平靜被一陣敲門聲打斷。

開門一看,是“失蹤多年”的兒子。

兒子身邊,還多了兩個陌生的外國面孔。

這是兒子的新婚妻子,和妻子與前夫生下的孩子,布魯克斯。

一時無法接受的老楊頭皺著眉頭,操著一口陜西方言大發雷霆:

“你不是死在外頭了嗎?三年沒回家,好意思回來?”


對兒媳婦和孫子也極為嫌棄:

“你還娶了個帶‘拖油瓶子’的‘洋寡婦’過門?

你把先人的臉,都丟盡了!”

“拖油瓶子”是指和自己沒有血緣關系的布魯克斯;

“洋寡婦”、“二鍋頭”指的是離異過一次的兒媳婦。

向來傳統的老楊頭一臉嫌棄,讓兒子第二天早上趕緊帶著娘倆“哪來的回哪去”。

第二天一早,兒子兒媳因為工作上的緊急狀況已經離開。

老楊頭門前屋后沒有找到人,正一臉落寞時,發現布魯克斯的書包擺放在堂屋的桌子上。

小“拖油瓶子”,布魯克斯,一個人留了下來。

 兒子深知老楊頭的古怪脾氣,先斬后奏把布魯克斯留了下來 / 《孫子從美國來》

老楊頭著急壞了,他大聲呵斥布魯克斯:“站這兒!不許動!我去把你親媽給你追回來,聽明白了沒有?!”

布魯克斯被鎖在黑黢黢的屋子里。

老楊頭一口氣追到了縣城,可人早已沒了蹤影。

 老楊頭叫不出布魯克斯的全名,只好一口一個布斯地叫著 / 《孫子從美國來》

老人只好面對現實:接受暫時撫養“布斯”的責任。

老楊頭突然多了個沒有血緣關系的“洋孫子”,小孩子初來乍到、離開母親,彼此都覺得生分。

剛來村子住的布斯不適應,夜里尿了床。

老楊頭一邊大怒:“再尿就去茅房睡!”

一邊又拿出了老伴去世前珍藏已久,給兒子結婚用的好棉被,給孩子掖好被窩。

 陜西的農村里,新棉被是嫁娶時不可缺少的東西 / 《孫子從美國來》

布斯吃飯不習慣,上躥下跳嚷嚷著要吃漢堡包。

老楊頭拉下臉:“屁你吃不吃?”

布斯不依不饒,可一輩子待在家鄉的老楊頭,從沒聽說過“漢包個”。

只好東奔西走,四處詢問這個“漢包個”到底是什么;

終于,小賣部的大姐,給他用袋裝面包和肘子肉做出了“土味漢包個”。

布斯也沒覺得“土”,狼吞虎咽地吃了個滿嘴流油。

在一旁看著的老楊頭,露出了難得的笑容:

“額還以為是撒高科技,不就是把咱中國的肉夾饃面餅子換成你們美國的面包么?”

每一次,他嘴上發著牢騷,轉過身,依然會為了布斯的一點要求,不遺余力。

布斯早上必須要喝牛奶,村里的小賣部沒有,店主大姐建議他去找王站長買新鮮的。

一向好面子的老楊頭只好拉下一張老臉,拿著破舊的搪瓷缸,去了王站長家。

 王站長為了村里開辦皮影班的事沒少煩老楊頭,老楊頭一向躲著他

牛奶碗被布斯掀了,他就再次擠著一張笑臉,去向王站長討。

 因為這幾碗奶的人情,后來王站長要求老楊頭開辦“皮影班”時,他也不能再輕易拒絕 / 《孫子從美國來》

布斯喜歡“蜘蛛俠”,整天不是畫蜘蛛俠,就是擺弄他的小玩具。

老楊頭看不上,管它叫“蜘蛛精”。

轉頭又動用自己多年的老手藝,連夜趕工給布斯做了衣柜蜘蛛俠皮影。

“愛鬧騰”、“屁事多”的布斯,突然闖入到老楊頭的生活里。

對這個獨居已久的老人來說,是意外,更是陪伴。

布斯依賴他,晚上睡不著時,會打著手電筒,從小房間摸黑爬到老楊頭的床上。

他一步步退讓,曾經堅硬的心一點點地柔軟下來。

村頭那個沉默寡言,拒人千里之外的老楊頭,搖身一變:

成了為孫子上天入地,有求必應的“爺爺”。

那個固執的老人,比你想象的要脆弱

有人說,看到了電影里的“老楊頭”,就像看到了自己的爺爺奶奶。

他們那一輩人,經歷了大半輩子的風霜:

總是擰著一股倔勁,固執地拒絕任何外來的事物或幫助。

他堅持著自己的“一套”:早飯必須要吃、立秋了一定要穿秋衣秋褲……

漢堡包,蜘蛛俠,英語……

他不懂新鮮事物,又總是不屑,拒絕接受;

他有著皮影手藝,卻“心氣高傲”,不愿意再傳下去。

他覺得,傳給不是真心熱愛的人,是糟蹋手藝、愧對先人。

可背地里,他心里比誰都清楚。

那些高傲和固執,不過是給內心的恐懼套上一層?;ど?。

他老了,遲鈍了,太害怕沒辦法融入到年輕人的世界:

他為之堅持和驕傲了一輩子的手藝,似乎也在和這個世界慢慢告別;

他嘗試過傳承,卻從沒成功。

他跟不上這個時代,只好躲在自己的世界里。

沉溺過去,也好過比被當下拋棄。

有一個視頻里,年輕人說起“長輩們跟不上時代”:

“流量、wifi他一點聽不懂?!?/p>

“想打游戲,但是找不到游戲在哪?!?/p>

“聽不懂、教不會、教會還會忘?!?/p>

手機已經用了半年,想要把屏幕換成孫女的照片。

不好意思問別人,只能等兒子回家,小心翼翼地問。

像個孩子,擔心被指責。

“兩分鐘的事,這一等就是半年……”

他們害怕給孩子添麻煩,只好什么都不問,什么都不說。

孩子們也常常忽視他們的需要,甚至因為不懂事,斥責過他們的“遲緩”。

曾經我們什么都不懂時,他們一點點教會我們認識世界;

如今,他們被漸漸拋在身后,也該輪到我們,帶著他們一起往前走。

別跟老人提“愛”,他不懂

老一輩人的詞典里,似乎并沒有“愛”這個字。

電影里有一幕,王站長給老楊頭讀來自兒子的信時,讀到了兒子充滿愧疚與愛意的話。

老楊頭一把奪過信,示意他不想再聽下去。

不要跟老人談愛,他不想聽。

從一開始,三年沒回家的兒子剛進家門時,老楊頭也沒給他好臉色看。

兒子肚子餓了,問父親有沒有飯吃;

得到的答案是:

但轉頭,還是低下頭來:

親子下廚給兒子做了一碗熱騰騰、家鄉口味的油潑面。

布斯吵鬧著要買蜘蛛俠面具,老楊頭一聽這“破抹布”要30塊,拉著布斯就要走。

到最后,還是服了軟:

他埋怨兒子一年到頭不回家:“藏羚羊比你爹重要?!?/p>

可也從內心支持兒子的事業。

他嫌棄新兒媳,背地里卻偷偷跟布斯夸獎他媽媽:

他絕口不提愛,做的每一件事,都是滿滿的愛。

時間一晃過了許久,皮影班越來越順利,爺孫倆相處越來越融洽。

布斯沒見過中國的新年,老楊頭告訴他,過年就是“逛廟會、吃餃子、貼門神、放鞭炮,不管多遠的人,都要趕回來吃一頓團圓飯”。

布斯被吸引:“我也想吃一頓團圓飯?!?/p>

于是爺孫倆拉鉤約定:“乖孫子,咱們春節見。

可是最后,兒子回來了,他跟妻子分手了。

這也就意味著,來自美國的布斯,沒有了再留在中國的理由;

就算來中國,也不可能再到老楊頭的小山村里了。

老人表面上“波瀾不驚”,只是說讓孩子走之前看一場自己演的皮影戲。

在路上,他問布斯:“布斯,你喜不喜歡爺爺呀?”

布斯毫不猶豫:“喜歡?!?/p>

老楊頭也笑了:“爺爺也喜歡你呀,以后你到中國來,別忘了來看爺爺,我們過年一起吃飯,別忘了……”

看皮影時,布斯的媽媽要帶走他,布斯奮力掙扎,還是被抱走了。

舞臺后的老楊頭,聽到了消息。

他頭一次,在皮影戲的舞臺上走了神,眼眶漸紅,硬是撐著沒有落下淚來。

老楊頭心里知道這是“永別”,手中揮舞的皮影依舊沒有停。

他一個眼神,示意兒子接過助手遞過來的包裹;

原來老楊頭早已交代好了助手,把自己家里唯一值錢的東西拿了出來:

一套本來要當傳家寶傳給兒子的皮影精品——“大鬧天宮”。

旁人碰都碰不得的寶貝,拿給了“孫子”布斯。

 這是老楊頭一生最珍愛的寶貝 / 《孫子從美國來》

龍應臺曾說親人是“那個不斷對著背影,既欣喜又悲傷,想追回擁抱又不敢聲張的人?!?/strong>

好像親人總是這樣:他們對于愛,總拙于表達,羞于啟齒。

但也是他們,不動聲色地站在那里,為你擋了半生的風雨。

有一位母親,從家里一路送孩子送到了馬路上。

老人帶著護袖,身上的圍裙還沒來得及摘下;

她看著車里早已長大成人的孩子,遠遠地笑著,好像沒有把分別當回事兒。

車開動之前,她卻突然俯身把頭伸進了車窗;

什么也沒說,只是笑著。

有些話,或許她開不了口。

能做的,就是看一眼,再看一眼。

告別,也意味著新的開啟

布斯走了,老楊頭其實也不是一無所獲。

他學會了擁抱這個千奇百怪,五光十色的現代世界:

漢堡包、蜘蛛俠、牛奶、英語,還有愛和被愛。

那段相處的時光里,與其說是爺爺在照顧布斯,不如說,布斯是照亮爺爺生命的一束光。

布斯走之前,還沒來得及跟爺爺說再見;爺爺也沒有走出去,見布斯最后一面。

可他們都不會忘記,曾有一個人,在自己心里種下了關于愛的一顆種子。

這是最好的禮物。

前陣子,黃磊在采訪中提到教育孩子,他說告別是“值得歡喜”的:

“告別意味著新的開啟?!?/strong>

親人的存在或許就是這樣:

這世上大多數的分離都是為了團聚,而父母和子女的分離,是為了讓孩子遠行。

他讓你放心大膽地向前走,不必掛念,不必回頭。

因為你已經知道,無論走到哪里,總有一個人,會給你留一盞燈。

談心社社長

抖音:談心社社長

微博:@談心社社長

   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,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,不代表本站觀點。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,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: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。

    猜你喜歡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戶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