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軍頑石 / 文化類奇石 / 我心中的中國奇石文化史(明清 上)

0 0

   

我心中的中國奇石文化史(明清 上)

原創
2019-03-11  李軍頑石

118开奖直播现场开奖结果 www.nhjec.com 李軍

  

明清是中國古代賞石文化大發展的全盛時期,賞石專著層出不窮,賞石群體發生了巨變,連普通民眾也參與進來,成為全社會的共同風尚。奇石成為園林、書齋不可或缺的欣賞品。明朝林有麟的《素園石譜》收集采錄各種名石103種,繪制成二百四十九幅石畫并附以前人題詠,蘇軾雪浪石、仇池石,米芾研山和宋徽宗“宣和六十五石”等都囊括其中,名石的風采熠熠生輝,生動直觀地展現給世人?!端卦笆住肥俏夜詈甏蟮氖?,對古代賞石理論與實踐進行了全面論述和總結,尤其是書中關于“石尤近于撣”、“蕪爾不言”的觀點,內涵博大精妙,把賞石境界從縮景直觀的低層面提升到了人生哲學的高度,完成了中國古代賞石理論質的飛躍。

  

明清園林藝術也從實踐到理論都發展到了成熟階段,明末畫家,園林家計成的《園冶》是我國第一部園藝理論專著,對造園堆山疊石理論和方法進行了系統性精辟論述,標志著中國古代園林藝術的全面成熟。明朝王象晉的《群芳譜》、李漁的《閑情偶記》和文震亨的《長物志》等也產生了重要影響?!凍の鎦盡貳耙環逶蛺а?,一勺則江湖萬里”的描述,至今仍是園林和賞石藝術“小中見大”的重要原則。精致典雅的明代審美觀念深刻影響到賞石的欣賞品味,清沈心的《價怪石錄》,胡樸安的《奇石記》,梁九圖的《談石》和谷應泰的《博物要覽》等賞石專著或專論與之遙相呼應,一起把明清賞石文化推向了高潮。


  由于賞石文化的普及,文人畫走出書齋,走進日常生活,出現了更多的奇石畫作品。明代擅長畫石的畫家以文徵明、米萬鐘、陳洪綬等人為代表。他們畫筆下的山石古樸神逸,湖石嵯峨多姿,畫風個性鮮明,容俗而不媚俗,富有生活情趣和文人意趣。吳門畫派代表人物之一的文征明還熱衷于造園活動,設計了中國四大園林中以疊石藝術聞名的蘇州拙政園和揚州個園。造園活動使得賞石文化得到新的發展,賞石文化又促進了園林藝術的美上加美,清朝圓明園、頤和園和避暑山莊的建造,也是賞石文化在造園實踐上的提升與發揚。

  

“米氏萬鐘嗜石成癖,宦游四方,惟石而已”,米芾后裔,“友石先生”米萬鐘愛石成癖,常?!把謎律?,自品題,終日不倦”,癡迷勁不輸乃祖米癲。他藏石廣泛,光雨花石就裝滿了家中的所有容器,最重要的是他的藏品精絕,多為流傳很久的名石,異常珍貴。他請畫家吳文仲將所藏奇石繪成畫卷,作為家藏石譜,還請畫家吳彬對自己可十面觀賞的靈璧石畫了《十面靈璧圖》。米萬忠是與畫壇泰斗董其昌齊名的大畫家,在書畫界有“南董北米”之稱,他的《墨石圖》有乃祖米芾的風范,以書入畫,堪稱奇石圖中的絕品,現收藏在故宮博物院。米萬鐘有一幅山水畫長卷,畫功極其深厚,氣韻極其神妙,現為日本大孤市立美術館收藏,他的名石“鎖云”現為日本佐藤家族所收藏。

  

乾隆有建園癖好,乾隆時期是皇家園林的鼎盛時期。乾隆六下江南,最喜歡當地名園,然后在皇家禁苑大量復制,他以倪瓚的《獅子林圖》為藍本,光獅子林就建了兩座,分別建在圓明園和避暑山莊。喜歡園林就必定喜歡石頭,乾隆皇帝是集愛石,藏石,寫石,詠石為一身的大家。一旦皇帝喜歡,天下就無人能敵,他應該是清朝最大的藏石家,這種從上到下的愛石模式一旦啟動,再加上文人墨客推波助瀾,賞石活動一定高潮迭起。

  

       故宮中挺拔奇偉的木變石,太湖石堆砌的“堆秀峰”、 玲瓏剔透的“文峰”石,頤和園樂壽堂的“青芝岫”和中山公園的“青蓮朵”( 原名“芙蓉石”,是宋高宗趙構德壽宮內的遺石,又稱“德壽石”)等都是有名的乾隆藏石。乾隆對靈璧石情有獨鐘,他六下江南時,曾三次臨時改變行程,專為到靈璧縣欣賞靈璧石,并御題靈璧石是“天下第一石”,在他準備退位養老的寧壽宮內,共有獨立臺座的賞石三十三件,光靈璧石就有十二件,名列諸石前茅。他吸取石帝宋徽宗“花石綱”勞民傷財而亡國的教訓,沒有大規模從南方征集,而是盡量采選北京周邊的石頭。在房山,他發現了兩塊巨型觀賞石,一塊是可以媲美南方太湖石的米萬鐘遺石,他賜名為“青芝岫”,安放在清漪園樂壽堂前,另一塊是玲瓏多孔的“玲峰石”,其孔竅之多超過了米芾所藏“皇山石”有81個孔穴的記錄,被安放于圓明園文源閣前。他認為石頭能陰陽相配,在房山,他為“青芝岫”找到了與之天生一對的米萬忠另一遺石“青云片”,安放在圓明園時賞齋,兩石被他并稱為“大青小青”。在房山,他又發現了體型偉岸,孔洞密布的“文峰石”,安放于景福宮門口。乾隆帝題詩對房山石贊不絕口:“南方石玲瓏,北方石雄壯。玲瓏類巧士,雄壯似強將”,由于皇帝的喜愛,房山石聲名鵲起,成了可以與太湖石媲美的“北太湖石”。

  

乾隆對化石更是倍感興趣,饒有興致寫過許多詩文,其中著墨最多的是木變石。黑龍江將軍進貢的木變石被放置在故宮御花園絳雪軒前,石身上鐫刻著他題贊的律詩。他出巡過外蒙古土默忒部落,對當地的魚化石發表過獨到見解,觀點已很接近地質學對其成因的科學解釋。乾隆也欣賞小巧的文玩石。他父親康熙的《康熙幾暇格物編》記述到:西北大漠的瑪瑙石子“五色燦然,質清而潤”,“大如雞卵未剖時,小如釵上粉珠璣”,“朕親征額魯特時,檢得數百枚,賦形肖像,奇奇怪怪,莫可敷陳。造化生物之巧,一至此乎!”。乾隆在詩文中稱之為“瀚海石子”,是清宮重要的室內陳設。他還把玩過一件神奇的琥珀石,據他自己稱:“內府藏琥珀中有小草,莖葉花萼隨冬夏二至以漸榮枯,謂之'靈珀’”。有一枚來自內蒙阿拉善左旗的小石頭,質地與臺北故宮博物院的“東坡肉”相同,外表酷似生姜,與真姜放在一起足可以亂真,他珍愛有加,既題詩又題款,還賜名為象征皇權穩固的“江山在握”。小型盆景石“上水石”的吸水性強,他撰文描述其特征,探究其原理,引發出讓人思考的哲理,這也正是中國傳統賞石文化追求的高境界,遠遠超越了石帝宋徽宗以祥瑞為重的淺層次追求。

  

    猜你喜歡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戶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